二十

我那句活,说得十分大声,话一出口之后,竟然有人又接口,那并不是白素的声音。

接口者的声音发自门口——他才开门进来,那是胡说,他和温宝裕、良辰美景等几个小朋友都有钥匙,可以自由进出。

胡说在门口朗声道:“如果有果报神的宫殿,那么,有人,可以说是从神宫中逃落凡尘的神宫使者。”

我和白素都向胡说望去。胡说的话,虽然无头无脑,可是我们一听就懂,因为《西游记》的故事深入人心,个个都知道。

《西游记》中的典型故事是:天上什么宫殿——或是太上老君的兜率宫,或是玉皇大帝的凌霄殿之中的某一个能使神仙,大多数都是使者、丫环之类,也有甚至是禽兽器物的(倒如太上老君的青牛,洪钧老祖的拐杖),忽然离开了神的宫殿,来到了凡间。

从神界到人界的过程如何,中国传统小说中照例含糊其同,不清不楚,例如天界的天蓬元帅,到了人界,竟然误投了猪身,可是又维持着人的身体。这个猪头人身的怪物,中国人无有不知他的大名。

下了凡的,原本具有神的身分的,大都成为妖魔鬼怪,兴风作浪,如猪头人身的怪物大闹高老庄,但是也有一些在人间执行天界的规律,把天界的善恶法则,在人间实施。

这一切,作为中国人,人人耳熟能详,胡说这样说,我和白素都能明白,可是他为什么忽然要这么说,我们在乍一听到之时,莫名其妙。

胡说的回答,倒并不出乎意料:“陈丽雪。”

有一个短暂时间的沉默。

胡说离去,去找陈丽雪,是因为陈丽雪的叙述使我们感到她有隐瞒的部分,所以胡说便自告奋勇,去问个究竟。

我们有怀疑的,是陈丽雪在回到古代时,经历了那么多幻觉一样的事,在当时,她所担当的究竟是什么角色?

胡说和他长谈之后,应该有答案才是——他的确有了答案,他的答案是:陈丽雪是天神宫殿之中下凡的使者!、当我们一起向胡说望去的时候,虽然没有问出来,可是胡说自然知道我们心中的疑问。

胡说坐了下来,皱着眉,他并不是性子急的人,和温宝裕不同,这时,看他的情形,可以看出他思绪也很乱,要思索一下,或是组织一下,才可以有条理地把他要说的话说出来。

我和白素都没催他,我们互望了一眼,都根据胡说刚才那一句话的提示而思索着,同时,发表着我们的意见,白素先道:“看起来,陈丽雪在古代,担任了相当重要的任务,她在古代,或许没有奖善罚恶的力量,但是至少有鉴定善恶的力量,把她所见的好的行为和坏的行为记录下来。”我同意白素的见解,但是有所补充:“不会那么简单,如果她只是一个旁观者,金大富父女见到她,就不会那么害怕!”

白素“啊”地一声:“不单是古代,就算在现代,也是一样,她对某些人来说,有特殊的意义,那些人……是……是……”

我接了上去:“是快有恶报的人!”

白素不由自主地吸了一口气:“对,是快有恶报的人,或者是终于要有恶报的人,见到了她,就会看到自己可怕的下场,所以才骇然欲绝!”我也大是震惊:“那么,她……她是……”

胡说在这时,才开了口:“她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,可是照我的分析,她来自一个专司报应之神的宫殿,所以才有这种力量!”我和白素都默然不语。

事情会有这样的发展,那是我和白素事先都预料不到的!

金美丽临走的时候,曾指责我自以为是果报神,我当然不是,从种种迹象看,陈丽雪却是。

她从古到今,察看着发生过的那种种人类行为,然后,给做出这种行业的人警告,使被警告的人在接受到警告的一刹那,感到了极度的恐惧,她的警告,并不是虚言恫吓,而是实实在在的一种感觉!

至于接受了警告的人,是不是从此有所警觉而悔悟,或是即使海悟,也于事无补,那似乎不是她的职责范围了!

突然之间,我把“职责范围”这个词思索了好几遍,不禁又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——当我想到这个词的时候,心理上自然已经肯定陈丽雪必然和因果报应的运行有关,是冥冥中主宰者着“或善或恶受报”的力量的一分子!如果那股力量是一个组织,那么陈丽雪就是这个组织中的一员!借用金美丽对我的指责来看陈丽雪,她就是在表面上一个聋哑女子,是一个普通人,在实际上,她却有专门的职责,她负责了整个报应的运作中的某一部分工作——这份责任和工作,决不是来自人界,而是来自神界的!她是人,可是负有神界的责任!

我把我想到的最后结论,大声叫了出来。

白素深深吸了一口气,显然她和我同样得到了这样的结论。

胡说也发出了一下惊呼声:“两位的结论……正是我在陈丽雪处得到的事实,可是有一点十分奇特,她有时感到自己有职责在身。但在更多的时候,她十分讨厌自己有这种职责,也就是说,她井非自愿担任这种任务的!”

我和白素异口同声:“她的具体任务是什么?”

胡说苦笑了一下:“她自己也说不上来,她只是有一种强烈的感觉,感到她必须十分严正地确认善恶也有报应,而且绝不同情有恶报的——任何报应,都天公地道,绝不冤枉!”

我一字一顿:“这样说来,她并不是天神宫殿下凡的使者。我认为这只是专司报应的天神宫殿之中,有一些力量飘逸而出,偶然降临到了她的身上而已。在这件事中,我有时也莫名其妙会有十分强烈的、和我性格不合的反应,我相信情形和她一样,只不过我受影响的程度浅,她受影响的程度深!”

胡说受了相当程度的震动:“真有力量在负责报应、那股力量由谁主宰?那……专司报应的神殿,在什么地方?天上?人间?”

我的回答,更令他吃惊:“在人间,在中美洲,有人去过,金大富,他去过,而且还可以带想去的人去!”

胡说的双眼睁得极大,于是,我再一次讲述金大富的经历。

胡说至少发出了七八十下惊叹声,等我说完,他才道:“你……准备去?”

我点头:“本来就准备去,现在,更非去不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