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部:不是人间偏我老

温宝裕在这时候,张口大叫了一声,吞进了一大口雨水,他一面叫,一面向外冲了出去,可是在狂风暴雨之中,人怎追得上车子?

只见车头灯的亮光,照射出急骤的雨花,车子一下子就驶远了。

我又不禁大是恼怒,冷笑一声:“你们两个人的叙述,颇得‘屡败屡战’之三昧。”

“屡败屡战”是曾国藩的故事,在最初和太平军的交锋中,一直处于劣势,他上奏折,称自己“屡战屡败,但他幕下的一个师爷,将四个字的位置,调动了一下,变成了“屡败屡战”,事实一样,但是在气势上,大不相同,表现了他已尽力而为。

温宝裕和胡说,在叙述这件才发生的事件时,确然也大有此风——他们明明没能留住那两个老人,却一再暗示自己已经尽力,在说到两个老人离去之时,细节说得详尽之至,可是却故意把他们最大的疏忽,提也不提。

在他们的叙述中,我立即知道,他们竟未曾看到那车子是由什么人驾驶的。

给我这样讽刺了一句,胡说红了脸,一时之间,难以再说下去。温宝裕显然也知道我何所指,可是以他的性格而言,他自然不会脸红气喘,他分辩道:“车子就顶在门口,看不到驾驶座位上的情形——车厢和驾驶室是隔开来的,等到车子驶走,我追出去,已经追不上了。”

我沉着脸,神色很难看,温宝裕又道:“别说我和胡说追不上那车子,就算良辰美景,也无法在这样的大风大雨之中,追得上那车子。”

温宝裕很能猜度他人的心思,我那时正在想,若是我在场,是不是可以追上车子呢?结论是如果不是狂风暴雨,我可以有机会,但是风雨如此之大,我只怕也没把握——既然如此,我自然不能深责温宝裕。

一想到这一点,神色自然缓和了不少,温宝裕又道:“而且,我们奉命,等的是陶格夫妇,对陶格夫妇,我们所知很多,没有半分半毫可以和来的两个老人扯上关系。”

我的思绪十分紊乱,叹了一声:“别解释了,事实是,这两个……四个老人的去向,一点可追查的线索都没有,除非他们自己出现,不然,再也找不到他们了?”

胡说发出了“嗯”地一声,表示同意我的说法,温宝裕却急速地眨了几下眼睛,我立时伸手,直指向他的鼻尖:“你玩了什么花样,说。”

温宝裕得意洋洋笑了起来:“他们身上透湿,我和胡说给他们干毛巾,也帮助他们抹去头脸上的而水,我碰到老头子的身上,好象藏着什么硬物——”

他说到这里,略停了一停,我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,闷哼了一声:“越来越有出息了。”

温宝裕摊了摊手:“不能怪我,这两个老人来得这样突兀,又不肯表明身分,只说要见你,我有预感……他们会离去,所以先做了些准备功夫。唉,古九非真了不起,他教我的一些小法门,居然一试就成功,唉。”

温宝裕口中的古九非,是大江南北第一扒手,曾和温宝裕因一件奇事而相处过,以温宝裕之“好学”,岂有不央求古九非授艺之理,他施展的手段,当然是古九非这扒手之王亲自传授的了。

至于他连叹了两声,是由于古九非这个扒手之王,就在那桩奇事之中死亡,死得又惨又冤枉,所以他想起来,不免感叹。

我伸手问温宝裕:“拿来。”

温宝裕现出尴尬之极的神情——这令我非但莫名其妙,而且十分恼怒,正想发作,胡说叹了一声:“没有了,拿不出来了。”

我又是一呆,一时之间,更不明白。

温宝裕却又活跃起来,手舞足蹈:“考考你的智力,我自老人上衣内袋中摸出来的是什么东西?”

我向胡说望去,见他也有向我挑战的神情,心中虽然有气,但也不能不认真地想一想。

首先,胡说的态度一直很怪——从两个老人的离去,到我回来,已经有两小时,他和温宝裕自然商议过,也就是说,温宝裕的行动,他都知道,但是他也一直不说,要等温宝裕提出来,所以事情绝不寻常,不能从正常的途径去猜测。

而那物体是“硬”的,隔着湿衣服,也可以感得到,温宝裕也把那东西弄到手了,可是这时,却又“没有了,拿不出来了”。

那东西不是被老人抢了回去,也不会是被他们拋弃,那么,是自动消失的。

有什么坚硬的东西,会自动消失呢。

想到这里,范围已十分狭窄了,虽然有点不可思议,但推理的结果,确然如此。

我闷哼一声:“一块冰?”

老人的怀中会藏着一块冰,当然匪夷所思,但若不是事情很怪,温宝裕也不会提出来要考我的智力了。

我一道出了推理的结果,温宝裕和胡说,都“啊”了一声,这证明我猜中了。

我更是恼怒:“你自老人的身上,弄到了一块冰,你竟然由得那块冰溶化消失?”

温宝裕直到这时,才现出惭愧的神色来,长叹了一声:“是我处事不当,我绝想不到……那会是一块冰。”

我凝视着他,等候他作进一步的解释。

温宝裕吞了一口口水,做着手势:“我毫不费力,就把那件东西弄到了手,抬了抬手臂,使它滑进了我的衣袖之中,那是即使搜身,也不容易被人发觉的所在。”

我冷笑:“别卖弄你的扒手经了,你难道不知道滑进袖子的是一块冰?”

温宝裕苦笑:“一开始,确然不知,有衣服隔着,等到感觉到不对了,又不能当着老人的面弄出来,因为毕竟是在人家身上弄来的东西,不过,的确,直到那时,我还是没有想到那是一块冰——谁会放一块冰在身上呢?”

我叹了一声:“你就不会走开一会,看看弄到手的是什么?”

胡说代温宝裕辩护:“他怕走开了,我一个人难以独立应付两个老人家。当时的情形是:两个老人不开口,我也不善词令,是小宝用尽了方法在逗他们开口。”

温宝裕苦笑:“等到我肯定弄到的是一块冰,而且这块冰正在溶化时,我自然采取了行动,说了一声‘对不起’,就入了浴室。”

温宝裕一进浴室,就一抖手,令得他扒到手的那块冰,自他的衣袖之中滑出来,落进了洗脸盆之中。

尽管他无法相信,可是那确然是一块冰,冰虽然已溶了不少,但是原来的形状还在,那是只同一色香烟大小的一块,略薄。跌进脸盆时,边缘部分,都已溶化,但是整块冰,看来还是十分晶莹。

就是因为冰很晶莹,所以一眼就可以看出,那只是一块冰,除此之外,不会是别的东西。

听到这里,我又不禁发怒:“笨东西,你难道不知道有方法可以令冰不继续溶化的吗?”

把冰放进冰箱的低温部分,冰就不会再溶化,这办法再简单也没有,温宝裕没有道理想不到。

温宝裕神情无可奈何:“其一,我想不到保存这块冰有什么用处。其二,胡说正在叫。‘小宝快来,我们的客人坚持要离去。’所以我就急急离开。”

我闷哼一声:“真好,不但冰没有了,连冰溶成的水也消失了——冰块留在洗脸盆中,化成了水,自然不会留下什么来。”胡说吸了一口气:“我和小宝认为,老人的身上藏了一块冰,那是表示一种讯息。”

我咳嗽了两声,胡说继续道:“你和陶恪夫妇,曾在格陵兰的冰原之下相遇?”

我点了点头,同时又挥了一下手,知道胡说的进一步分析是什么。

那次,在格陵兰的冰原之上,是陶格夫妇出手救了我,印象十分深刻。

老人的身上带着一块冰,是不是目的在于一向我展示冰块,就可以提醒我这段往事。

但是,他们只要随便说一句话,就可以令我记起这段往事来,何必要用冰块来作特别的提示?

唯一的可能是,他们的外型,有了极度的改变,改变到了我见到他们,根本无法相认,所以如果取出一块冰来,就有利于证明他们的身分。

我失声道:“那一双老人,就是陶格夫妇。”

温宝裕和胡说两人一起点头。

胡说进一步分析:“那冰块之中,没有别的秘密,只是普通冰块。老人带着它,目的是要证明他们自己的身分,因为他们变得那么老,你认不出他们,怕你不相信他们所说的话——事实上,他们已经老得失去了适当的言语能力,给你看一块冰块,可以替代很多语言。”

我完全同意胡说的分析,而在那时,我陡然又灵光一闪,叫了起来:“进屋子来的老人,不是陶格夫妇。”

刚才我还说那一双老人是陶格夫妇,忽然又加以否定,胡、温两人自然大为詑异。

我觉得喉头有点梗塞:“在车厢中那两个更老的老人,才是陶格夫妇,进屋子来的两个,是他们的孩子,伊凡和唐娜。”

胡说和温宝裕都现出骇然之色——陶格夫妇突然衰老,固然令人骇异,但他们本来就是成年人,变成老人,似乎并不突兀。

而伊凡和唐娜,本来是活泼可爱的儿童,突然衰老,就在感觉上十分怪异,难以接受了。

我深深吸了一口气:“他们一家,都……在变老,相信那是一次突变。”

温宝裕叫:“所以他们向你求助。”

我闭上了眼睛一会,心中难过之至。虽然我不知道真确的经过情形,但是他们一家,亟需帮助,殆无疑问,而我竟未能和他们见面,使他们失望之极。

我不以为我可以和未来世界的主宰力量对抗,但至少可以弄明白在他们身上发生甚么事之后,尽力去帮助他们。而现在,他们上哪里去了?失望之余,是不是还会再来找我?

老人身上的冰块,已经可以证明他们的身分,他们是在什么处境之中?

我的思绪紊乱之极,勉力定下神来,觉得有必要把事情从头到现在,想上一遍。

陶格的一家,是未来世界的玩具。他们之所以会出现在现在,是通过了时间运转装置的结果,而他们之所以能通过这种装置,也是未来世界主宰者的安排,是主宰者对玩具的一种玩法。对主宰者来说,这种玩法,或者可以称之为“宠物历险记”——我曾到过未来世界,也曾成为这种“历险记”中的主角,所以当后来,陶格夫妇知道怎么逃也逃不出去时,我很能了解他们的心情。

作为“玩具”,他们不会衰老,孩子不会长大——主宰者有足够的能力可以控制这一点,使他们“青春不老”。

十分讽刺的是,青春不老,一直是人类自古以来追求的目标,但等到真正可以享受到这一点时,人类都已沦为玩具了,这算不算是巨大的讽刺?

如果那四个老人,正是陶格的一家(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一点),那么,他们显然衰老了,和现在所有人一样,而且,老得十分可怕,已经到了风烛残年。

这个事实说明了什么呢?

他们已不再是“玩具”?终于摆脱了未来世界主宰者的追踪?他们已经自由了?还是未来世界又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自顾不暇,再也不能控制“玩具”了?

还是主宰者的控制,有一定的期限,现在已经过了这个期限,所以他们开始衰老,那情形就像是人间的玩具,也必然会残旧一样。

在人间,废物堆中,需可以见缺手断脚少了头的人形玩具,陶格的一家,是不是也已到了这种境地之中了?

剎那之间,涌上我心头的疑问之多,几乎无法一一列举,而我相信,陶格夫妇急于来见我,一定和他们这种特别处境有关?

我一面想,一面又上上下下,没有目的地走着,眉心打结,神情忧郁,胡说和温宝裕看到这样的情形,也不敢对我说话。

大约过了十来分钟,我的视线又盯住了那份图文传真来的讯息,用手拍了一下纸张:“很奇怪,他们的签名,仍然书法优美,一点不老。”

胡说应了一句:“就算是一个十分衰老的人,要签出一个漂亮的名字来,也不会太困难的。”

我陡然之间,感到了十分疲倦,向他们挥了挥手:“你们走吧。”

胡说欲语又止,温宝裕比较真率,他来到了我的身前,径直地问:“你在害怕。”

我陡然抬起头来,无法知道我是不是流露出惊恐的神情,但是我知道,自己颊边的肌内,有着轻微的颤动,而且竟无法由意志来控制。

在这种情形下,自然不必否认,所以我用手在睑上重重抚摸了几下,缓缓点了点头。

见我那么坦然承认了害怕,胡说和温宝裕不禁神色骇然——他们自然知道我绝不是轻易会感到害怕的人。

在惊骇之中,他们也不免有疑惑之色。

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,叹了一声:“你们未曾到过……所有生命绝灭,剩余的都被机械控制的未来世界,单凭想象,难以体会这种恐怖。”

(《圈套》并非《玩具》这个故事的另一半,但是却和《玩具》这个故事,有许多联系。不知道《玩具》,一样可以明白《圈套》说的是什么。但如果知道《玩具》,看《圈套》会更可喜,有老朋友久别重逢的乐趣。)

胡说和温宝裕都表示可以理解我的话,温宝裕提出了我刚才想到过的问题之一,他道:“现在陶格一家人都老了,是不是表示机械人也不再控制他们了?”

我叹了一声,先是自然而然地道:“如果是那样,那倒好了——”

可是我的话才一出口,我感到十分之不对头,非常的不自在。

我向胡、温两人看去,他们也用一种十分古怪的眼光,望定了我。

有极短的时间,我思绪又紊乱了起来——刚才说的话不对,可是不对在什么地方呢?

陶格的一家,如果能摆脱控制,自然应说是一件幸事。可是比较一下他们的情形,就知道不对。

在受控制的情形之下,他们青春不老,男的英俊挺拔,女的美丽动人。两个孩子天真活泼,人见人爱。作为不会老也不会死的人,他们可以说拥有生命所能享受到的一切,唯一所不能享有的,就是自由。

而如果控制的力量消失,他们迅速地进入了风烛残年,死亡近在眉睫,生命就要消失。当然,他们会有自由,但是对死人来说,自由又有什么意义呢?

我神色阴晴不定,杂乱地在想着,胡说和温宝裕和我一起相处久了,他们明白我的思想方法。所以就在这时,他们石破天惊地叫了出来:“不自由,毋宁死。”

我已恰好想到了这六个字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温宝裕又道:“人人都在不断衰老,他们就算立刻衰老至死,也比别人活得长久得多了。”

我叹了一声:“可是他们的一生都是玩具,都在机械人的控制之下。”胡说同意温宝裕:“最后有了解脱,总是好事。”

我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,因为问题牵涉极广,许多有关人生意义,生命目的,生活方式,人追求的是什么,种种问题,却牵涉在内,即使只是三个人,如要各抒己见,也可以说上几天几夜了。

我又挥了挥手:“既然找不到他们,只好等他们再来找我——如果他们认为有需要的话,你们走吧,我不会离开,等他们。”

胡说和温宝裕互望了一眼,在那一剎间,我感到他们两人之间,稍有意见分歧,可是一交换了眼色,两人就意见一致了,他们向门走去,门打开,暴风雨已成尾声,空气出奇地清朗,我在门上站了一回,看着他们离去,才转身关上门。

这时,老蔡才揉着眼走出来,含糊不清地问:“好大的风雨?咦,有些人来过?”

老蔡年纪已过古稀,耳聋眼花,所有老年人的现象,在他身上都可以找得到。我看着他,忽然想到,四个老人,衰老程度如此之甚,应该走到哪儿,都惹人注目。虽然他们没有留下什么线索,但要把他们找出来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尤其,宵来一夜风雨,海空的交通完全断绝,他们不可能走得太远。想到了这一点,我明白胡说和温宝裕两人临走时交换眼色的目的了——他们自然是去追寻陶格一家的下落了。看来不用我亲自出马,他们会有成绩。

我随口敷衍了老蔡几句,就到了书房中,半躺在一张安乐椅上,设想着白素到了苗疆之后的情形,心中着实盼望白素能明白我的意思,别去强迫红绫做太多她不喜欢做的事,不然,母女二人之间,可能会起大冲突,红绫会宁愿跟着猴子,去过自由自在、无拘无束的生活。

我从这一点想开去,恍惚之间,想到了一些事,但是又难以捕捉到一种确实的观点。

我想到的是,红绫由于在那么独特的环境中长大,人世间一切的观念和概念,对她的影响,微弱到了接近零。人的性格各有不同,且由遗传密码决定,但是环境对人的影响也不可忽视。一个思想、观念成熟的人,他的思想方法、观念,必然受环境的影响。

在某些环境中成长的人,会认为个人微不足道,人人必须为一个组织劾忠,甚至听到了“交心”这样的字眼,也觉得理所当然——最近,原振侠医生就告诉我他的一次经历之中,就遇上了一个成了“烈士”、死了变成仍然对组织忠心的鬼魂。

在另一些环境中长大的人,自然会致力于科学知识的探索,为个人的前途而奋斗,十分勤奋地工作,孜孜不倦地吸收知识。

自然,各种环境,会形成各种不同的思想意识,而红绫成长的环境,如此异特,可以说是在世上独一无二的了,她所经历的,甚至不是人类的环境;那么,她自然能摆脱人类社会的一切羁绊和影响,自有她自己的一套原始的、可能更接近人性的观念,和在任何环境中成畏的人类观念,大不相同。

现代人,不论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成长,总有一个“人生目标”,向着这个“人生目标”努力前进,达到的,被目为成功,达不到,被视为失败,目标有大有小,有高有低,但人人都有一个。

至于为了达到这个目标,要付出多少代价,牺牲多少快乐,就算计较了,也被认为那是必须的付出,前仆后继,没有人后悔。

红绫有什么目标没有?看来不会有,她需要的,只是生活的最低需要和快乐。要她变成知书识礼,文明得懂得用计算机,那全是白素替她订下来的目标,不是出于她的本意。

想了杂七杂八的一大堆,我最后想到的是:红绫有可能抗拒他人代订下的目标,可是其它种种环境中的幼年人,有能力抗拒吗?

这又使我想起当我从未来世界“历险”回来之后,白素曾感慨地说,没有一个人真正自由,每一个人都是另外一些人的“玩具”。

我霍然站起,失声叫:“有一个人可以例外,红绫可以例外。她可以完全不受任何人的影响,做母亲的要她怎样怎样,她可以不听从。”

我叫出了心中所想的,隐隐感到,白素越是想红绫“文明化”,危机就越甚,我应该立刻也到苗疆去,当着红绫的面,说说清楚。红绫既然有那场特异的遭遇,她就可以有不做他人“玩具”的幸运。

我团团打了几个转,正准备离开书房,电话响了起来,按下掣钮,听到了温宝裕的声音:“有一辆客货两用车,于风雨中,在海边的公路失事,我正赶去看。”

当我杂七乱八想到那些事的时候,我感到震撼,更隐隐感到,有一个巨大的阴影,正笼罩在所有现代文明人的身上,而不为人所知,似乎除了红绫这样的野人之外,没有人可以逃得开去。这种巨大的阴影,是如何形成的?是和人类文明逐步进步而慢慢形成,还是一下子就形成的?

我其实还不是很捉得住问题的中心,只是杂乱地想着,我只想到,要快点到苗疆去,不然,白素会把红绫也推进那个阴影之中去。

所以,一时之间,我把那四个老人(陶格一家)的事,搁在一边,直到温宝裕的电话中提到了“客货两用车”,我才陡然一怔:“证实了就是那一辆?”

温宝裕道:“还没有,我正赶着去看。”

我有点恼怒:“每天都有这种车子失事,你去看了再说,别动不动就来烦我。”

温宝裕沉默了片刻,才道:“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,使你觉得困扰?”

温宝裕有如此敏锐的感觉,可知也确然与众不同,我以一下叹息,作为回答。

虽然只是一下叹息,但是也表达了我复杂之极的心情,也确然证明真的有严重的精神困扰。

温宝裕有一会没出声,我以为他已离开了,正待放下电话时,却又听到了他充满焦虑和关切的声音。他道:“我不知道什么事,可是我……似乎自我认识你以来,你从来也没有这样……沮丧过。”

我又叹了一声:“不是沮丧,是……唉,我也说不出是怎么一回事,只觉得……极想抓住点什么,可是伸出手去,用的力道再大,看得再准,抓到的,只是一团空气,空有一身力,却发不出来。”

温宝裕的年纪还轻,而且,在这种情形下,在电话中,也不是很适宜于倾诉心事,可是我由于心中实在感到不好受,所以就自然而然,把心中的感觉,向温宝裕说了出来。

温宝裕又沉默了片刻:“有任何要我帮助的,我一定全力以赴。”

我苦笑了一下:“连发生了什么事,我都不知道。”

温宝裕又活泼了起来:“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,我提议你到苗疆去看望红绫,或者,把她带到城市来——女泰山大闹大都市,哈哈,我可以——”

他话还没有说完,我只觉得听了他的话之后,越来越是烦躁,他还有兴致打哈哈,我已觉得气往上冲,不等他说完,就大喝一声:“住口。”

我真是感到了少有的烦躁,一喝之后,用力放下了电话,还重重在桌上,敲了一拳,令得桌面上的一些东西,都弹跳了起来。

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情形——这时,如果有人问我,为什么生那么大的气,我一点也答不上来。事实上,我立即用这个问题问自己,也没有答案。

一定要答的话,那就是刚才我对温宝裕说的那番话:明知有些事正发生,想阻止,可是空有此心,空有一身力,却不知出在何处才好。

这是一股令人不安、焦躁、无所适从的情绪,以我的意志力,竟然也无法克服这种情绪,那就更令我觉得不安。

我手放在电话上,足有两三分钟,没有收回来,等着温宝裕再打电话来。

可是电话铃却一直没有响起。

在相当日子之后,我问温宝裕:“那次,我大喝一声,放下电话,以你的性格而论,必然不服气,会立刻再打电话来,为什么忽然性格改变了,竟然没有立刻再打电话来和我争辩?”

温宝裕先是长叹一声,又大大地扮了一个鬼脸,才道:“做人真难啊,我听出你有极大的烦恼,想安慰你几句,想来你才找回女儿,提起她,应该最能令你心情愉快了,谁知道马屁拍在马脚上,才说不了几句,就给你大喝一声,吓得我胆战心惊,当时也想不出你为什么会发那么大的脾气,我是聪明人,自然知道在这样的情形下,最好是闷声大发财。”

温宝裕的这一番解释,十分合理。事实上,非但他不知道,我自己也不知道何以会发那么大的脾气——自然,所谓“没来由的焦躁”的说法,不能成立。情绪上的焦躁,必有来由,只不过由于未知来由为何。

感觉敏锐的人,会有“第六感”,有时强烈,有时微弱,那是一种实用科学还无法解释的“超感觉”。我自然属于有超感觉的人,可是却也从来没有如此强烈过,强烈到了令我产生了为此不安的情绪。

后来,自然证明了我的超感觉有这样强烈反应,大有来由,绝非事出无因。

当时,等了几分钟之后,我走开几步,拿起一瓶酒来,就着瓶口,喝了一大口酒,皱着眉,心想,温宝裕的提议,不是没有理由,在他电话之前,我不是正想到苗疆去吗?而且,还感到,我越早到苗疆去,就可以更早制止一些事发生。

但这时,我又犹豫起来,陶格的一家究竟怎么了?他们是不是还会来找我。就此弃他们于不顾,说不过去,因为他们一定有重要的事要我帮助。

就算我不刻意详细描述那时的心情,各位自然也可以了解我思绪,实在是紊乱之极,我可以不十分地肯定事情和红绫有关,但究竟有关到什么程度,为什么会有关,我还是说不上来。

(我一再反复地叙述我思绪的紊乱,在当时,确然一片惘然,直到后来,到我自己也恍然了,各位自然也会“真相大白”的。)

我再喝了一大口酒,决定我要等候陶格的消息,但是以四十八小时为限。

过了四十八小时,再没有他们的消息,我就起程到苗疆去。有了决定之后,心情略见轻松,我坐了下来,勉力使自己镇定,就在这时,电话铃又响起,这次,是胡说打来的,他第一句话是:“温宝裕和我在一起,他才捱了你的骂,不敢再打电话给你。”

我的回答有气无力:“有什么新的发现?”

胡说先吸了一口气:“失事的那辆客货车,冲出了公路,跌进海中,车上原来有多少人不知道,只有一个人获救,是一个老人,极老的老人,送到了医院,我们正赶到医院去,你——”

他不敢问我是不是要到医院去。我忙道:“在哪一家医院?”

电话中传来温宝裕的高叫声:“就是原振侠服务的那一家,我曾和他联络,但找不到他。”

我疾声道:“我立刻来,医院见。”

放下电话,我立刻驱车到医院去,沿路上,许多工人正在整理夜来被狂风暴雨摧毁的一切,交通并不是十分畅顺,我尽我力量,用最快的时间赶到医院——最后一段路,我弃车跑步,越过了好几棵横亘在路上的大树。

我一到医院的门口,就看到温宝裕在门口团团乱转,扎扎跳,挥着手,见到了我,发出了一下含糊的叫声,转身向医院就奔,我跟在他的后面,进了医院的建筑物,一个人迎面而来,正是警方的高级人员黄堂。

我和黄堂一起经过许多奇幻莫测的事,所以十分熟悉,他一见我,就道:“那老人——”

他可能想问我那老人究竟是什么来历,可是温宝裕却立时抢着问:“那老人是死是活?”

黄堂有点恼怒:“我不是医生——”

温宝裕也不再理他,一挥手,急急向前奔了过去,进了电梯,黄堂在电梯门合上的一剎间,挤了进来。电梯门打开,温宝裕大叫一声:“快。”

黄堂在我身边,一起向前奔,温宝裕道:“老人叫你的名字,一定有极重要的事告诉你。”

黄堂终于问了出来:“这老人是什么人?”

温宝裕大叫了一声:“玩具。”

黄堂向我望来,神情疑惑,在这样的情形之下,我自然无法详细解释,只好点了点头。

黄堂还想问,可是不等他开口,我们已到了一间病房的门口,胡说正在和两个警员争执,看来,他才被警员从病房中推出来。

胡说是极沉得住气的人,可是这时,他也脸红脖子粗,正在大声道:“老人快死了,他有重要的话要说,你们什么也不懂。”

警员则叱责着:“快走开。”

我看了这种情形,知道吵也没有用,就一拉黄堂,把他一堆,推到了那两个警员面前,在那两个警员向黄堂行礼时,我、胡说和温宝裕三人,已经一涌而入。

病房中,有医护人员在,一个医生对我们怒目以视,我先去看仪器,看到病人还有心跳,这才疾趋床前。

床上是一个极老的老人,任何人都看得出,生命正在迅速离开他衰老的身躯。

他本来闭着眼睛,温宝裕进来就叫:“卫斯理来了。”

温宝裕一叫,医护人员都现出讶异的神情,看来我名头响亮。那垂死的老人,也睁开眼眼。

我已来到床前,看到老人睁开眼来,眼中一片灰黄,真怀疑他是不是可以看到什么。

在那张皱纹重叠的脸上,我实在找不出丝毫熟悉的影子,我先向胡说和温宝裕望了一眼。他们两人都点头,表示床上的这个老人,他们是见过的。

这时,我又接触到了黄堂十分疑惑的目光——其实,我一见到了他,就一直十分疑惑:交通意外之中获救,有警方人员在,现在,又何劳他这样高级,又专门处理“疑难杂症”的人在场呢?

那时,我自然无法详细向黄堂问,因为那老人看来,随时可以断气,当真是分秒必争,一秒钟也耽搁不得。连有些话,我要问胡温二人的,例如那老人是进过屋子的,还是在车上等的,我也没时间问。

我在病床前,身子向前略俯,保持着使老者可以容易看到我的距离,尽量使我的声音镇定,沉声道:“我是卫斯理,卫斯理。”

我重复着自己的名字,吸引着老人的注意。果然,老人有了反应。

先是在仪器的萤光屏上,看到移动的曲线,速度在加快。在旁的一个医生,年纪相当轻,他一直皱着眉,显示他并不欢迎有闲杂人等,来骚扰他的病人。这时,他现出很惊讶的神情,同时又摇了摇头。

我也知道,一个垂危的老人,心跳率突然加强,那并不值得恭喜,这种情形,有一个专门名词:“回光反照”,这只说明他加速在迎接死亡。

如果是一个有秘密要告诉他人的垂危者来说,有这种现象,却又很有用,因为在短暂的回光反照期间,垂危者就算原来是昏迷的,也会有短暂时间的清醒,把他心中的秘密说出来——这种生命处于生死边缘时所产生的奇异现象,或许就是冥冥中的安排。

由于那老人实在老得可怕,所以我会产生许多联想,那是其中之一。别的也不必详述,总之所有的联想,都和生命,以及生命的安排者,冥冥之中的那股神奇力量有关连。

老人的眼珠,也开始转动,他的视线焦点,看来无法集中,我忙略微摇摆一下自己的身子,可以使他比较容易发现我的存在——弄蛇人不住摇摆身子的作用,就是使视力不佳的蛇看到他。

老人的眼珠总算有了固定的目标,他的手发着抖,向上伸来。看起来,他像是想来摸我的脸,但是人人都看出,他实在无法达到这个目的,我在他努力了二十秒之后,伸出手去,让他握着。

他握住了我的手,我无法在他的手上,感到任何生命的力量。

他先是在喉际,发出了一阵咕咕的声音,接着,说了一句话,虽然声音十分虚弱,可是由于病房中人人屏住了气息,十分寂静,倒也人人可闻。

他说的那句话,也使在场的所有人,都感到极度的意外,他说的是:“卫斯理,你……也老了。”

这句话,本来十分普通,多年不见的朋友,在又见面时,都会有这样的感叹。可是此情此景,却再也想不到他会那样说。

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,最普通的回答,自然是“是啊,大家都老了”。岁月催人,过一年,人人都老一岁,绝无例外,可是我又没有他老得那么厉害(我假定他是陶格先生),所以,不但无法接腔,脸上的神情,也不免大是古怪。

老人像是看出了我神情的犹豫,他又道:“你不认得我了。”

我忙道:“不,我……认得……你是……”

我实在是不认得,可是为了避免刺激他,却又不能直说,然后我又真说不出他是谁来,所以也就更尴尬。

还好,这时他自己先开了口:“怕你不认得我,我带了一块冰来……当年在冰原上……卫斯理……你躺在睡袋中,我和妹妹走近你,你还以为我们会杀害你。”

这一段话比较长,老人说来,十分吃力,但总算挣扎着讲完了。

由于我和胡温二人,已经进行过讨论分析,所以对于这时,老人表示了自己的身分,不是很诧异,我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静,拍着他的手背:“当然,你是伊凡,伊凡,你……也老了。”

那老人不是陶格先生,正如我所料,他是陶格先生的儿子伊凡。我见他的时候,他是一个可爱俊美之极的男孩子,如今躺在床上的老人,绝没有半丝半毫当年活泼可爱的伊凡影子,虽然两者之间的组成细胞,现在的是那些,过去的也是那些。

老人一听得我那么说,居然点了点头,脸上的皱纹,一阵波动。

他又想挣扎着说话,我不等他开口,就用十分坚决的语气道:“伊凡,你父母曾向我发出讯息,说要来见我,究竟是为了什么事?”

在讲完了之后,看到老人没有什么反应,我就又重复了一句:“你们找我,为了甚么?”

第二次发出了问题之后,老人忽然激动起来,另一只手也扬了起来,我忙又伸出另一只手去,让他握着。他道:“他们……他们……他们……”

他连说了三声“他们”,却没有下文,而且,声音越来越是怪异——并不是越来越低,或是恐惧,或是发颤,只是听来更空洞,不像是从人的口腔之中直接发出来。

我看到,温宝裕在一旁,急得胀红了脸,我立时用眼色示意他千万不要催促。

老人的喉间,又发出了一阵咯咯声,那年轻的医生,用双手去按摩老人的胸口,老人才能继续:“他们……临灭亡之前……布下了……许多圈套,一个大圈套……大圈套……许多小圈套……”

老人的话,病房中人人可闻,但是我相信连我在内,没有人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
老人又道——我们都不懂老人的话,但是都知道他的话,一定十分重要,所以都凝神听着,老人说的是:“他们知道过去未来,知道他们有辉煌的时代,他们……要他们的时代……来临……所以……布下了那个……大圈套……大圈套……又布下了许多……小圈套,叫人人都……”

他说到这里,好象还有一句话,可是给他喉际的“咯咯”声盖了过去,全然听不清楚。

老人的话,疑问重重,我们都在等着他作进一步的说明,可是接下来的一分钟,他只是喘气和发出“咯咯”声,这一分钟,对老人的生命来说,珍贵之极,居然就在等待中浪费了,事后,我们都十分后悔。

当时,我只是感到,我们不能等下去了,有许多问题要问,最先应该问的,自然是“他们”究竟是谁。可是我对这个问题,已略有概念,所以一看到温宝裕想问,就立刻阻止了他——我假定他要问的,就是这个问题。

我疾声问的是一个更直接的问题:“什么大圈套?什么小圈套?”

老人的双眼尽量睁大,可是他的目光仍然浑浊,但是倒也可以感到他那焦切的眼神,他道:“大……小圈套……你知道……别人不知道,你知道。”

我发急,提高了声音:“不,我不知道,你告诉我。”

老人又发出“格格”声,浑浊的目光,竟也开始散乱。我反握他的双手,轻轻摇着,又连声问:“什么圈套?什么圈套?”

老人断断续续,含糊不清:“全……人类……都不能免……大圈套……小圈套……一个套一个……全人类……”

温宝裕看着情形不对,从一旁的一只盘子中,拿起一支注射器来,向那医生示意。我明白温实裕的意思是要医生替老人打强心针。

这是一个很好的提议,可以使老人有机会透露更多秘密。可是那医生却一伸手,抢下了注射器来,神态极不友善,狠狠地瞪了温宝裕一眼,同时,现出了十分不屑的神色。我吸了一口气,腾出一只手来,按向老人的头顶。

我的想法是,医生不肯注射强心针,我唯有用“土办法”,发力去刺激老人头顶的“百会穴”,那也可以起到注射强心针的作用。

可是我手才伸出去,那医生就冷冷地道:“别乱来。虽然他快死了,但如果由于你的行动而导致他的死亡,一样是谋杀罪。”

我听了之后,心中陡然一凛——那医生竟然知道我伸手的目的。

当时的情形是:我的心中已经充满了疑问,而那医生,又使我更加了一重疑问。我并没有多去想新的疑问,只是向那年轻医生望了一眼。

那医生并不回避我的目光,而且,很有迎战和挑战的意味。

我只有时间向他看一眼,看了一眼之后,迅速地转着念——先肯定我以前未曾见过他,再把他给我的印象加强,然后,我又集中精神去应付那老人。

这时,黄堂提了出来:“医生有什么法子,可以使老人临死之前有短暂的清醒。”

那医生竟然冰冷地回答:“生命是由上天主宰的,我没有权利去改变。”

如果他不是医生,说出这样的话来,可能会叫人觉得他大有哲理。但是他是医生,医生的责任就是要尽一切可能改变生命中的生老病死,所以他这样说,给人的唯一印象,只是“混帐”。

温宝裕首先忍不住,一扬头,我知道他这时如果开口,说出来的话,必然不会娓娓动听,所以大声咳嗽了一下以阻止。连胡说也沉下脸,发出了一下闷哼声。

也就在这时,老人死了。